返回首頁

改變命運的是技術背后的人

時間:2018-12-20 22:31來源:知行網www.f1globe.com 編輯:麥田守望者

技術變革教育這一問題上,歷來存在著樂觀主義和悲觀主義兩種不同看法。樂觀主義者,如愛迪生在百年前電影剛剛被用于教學時,就曾預言:“不久將在學校中廢棄書本……有可能利用電影來傳授人類知識的每一個分支。在未來的10年里,我們的學校將會得到徹底的改造。”然而,一百年過去了,我們的學校并沒有因電影而得到徹底改造。悲觀主義者則認為,技術變革教育是一個烏托邦,因此千方百計地拒斥技術走進學校。但時代潮流浩浩蕩蕩,特別是進入新世紀以來,被稱為“數字原住民”的新一代學習者陸續走進學校,更是讓教育再難把技術關在校門以外。

  斯坦福大學的教育史家拉里·庫班20年前曾對計算機在課堂中的歷史命運進行了一個綜合性考察。他發現:迄今為止,還沒有明確的證據可以表明,教學和學習效能的改進確實是由應用信息技術引起的。計算機對學習的影響微乎其微,當研究人員對此問題做進一步探索時,發現計算機的使用并沒有以人們對學習的科學認識為基礎;相反,它們只不過是被視為現行課堂教學的點綴而已。“買得多,用得少,用不好”始終是一個令人困擾的難題。信息技術在進入學校的過程中很多時候都面臨著進退兩難的窘境,在促進教育和學習效能改進上難有作為。這并不是一個單純的技術問題,其背后隱藏著錯綜復雜的社會、文化與歷史因素,是技術決定論的教育改革思維在學校中形成的根深蒂固的文化結構導致了信息技術的應用效果不彰。

  過去幾年,筆者參與了在全國近20個縣域實驗區開展的信息化促進基礎教育均衡發展的改革實踐探索。在改革實踐中,通過頂層設計規劃、技術環境創新、教學模式創新、體制機制創新,以“雙軌混成數字學校”這一整體解決方案有效解決了農村薄弱學校和教學點“開不齊課”“開不足課”“開不好課”的難題。

  我們似乎更應在反思和總結既有經驗的基礎上,對技術變革教育的前景持一種謹慎的樂觀態度,為教育信息化創新發展確立一種更加具有系統性的方法論和更加人本的價值觀。馬克思曾經說過:手推磨產生的是封建主的社會,蒸汽磨產生的則是工業資本家的社會。正如機器大生產催生了工業時代的現代學校教育一樣,未來信息技術在教育領域的深度應用,必將改變教育的生產方式,創造出信息化教育的新形態。但真正創造出這種信息化教育新形態的,并不僅僅只是一塊屏幕,更重要的是隱身在屏幕背后的“人”,包括教育行政管理人員、教育研究人員、教育信息化行業人士,尤其是每天都活躍在課堂里或屏幕上的一線教師及無數孩子。

 。ㄗ髡呦等A中師范大學教育信息技術學院教授)

------分隔線----------------------------
標簽(Tag):人工智能教育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猜你感興趣
99久久免费高清热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