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談南國農電教理論體系中的“和”-李芒

時間:2010-11-25 14:05來源:知行網www.f1globe.com 編輯:麥田守望者

梁漱溟老先生說過,人必有知識見解而后能起作用。這作用還是不大的。必得在宇宙人生上有所透悟而后乃能起偉大作用于世。換言之,起偉大作用于歷史者必是哲學家,不論他以哲學聞名或否。南國農先生就是這樣一位哲學家,一位思索者,一位君子。人的思索總是在人生之中的,我們可以在南先生90年人生的思索之路上,深切感受到這位思索者關懷人類命運的古道熱腸和大化風范,可以體察到這位思索者堅韌的、義無反顧的學術精神,也仰望到了南先生“至大無外”、“照之于天”的崇高境界,還能觸摸到南先生溫和敦厚、謙虛和藹的君子氣質。正可謂:純粹如精金,溫潤如良玉。君子所求,以自謙為終極的宗旨。這些垂范后世的寶貴人格財富必定會嘉惠后學的。


 

一、南先生的人生感悟和追求

    筆者關注到,近年來,南先生常常提及《論語》中的“和為貴,和而不同”,再加上“求同存異”,并且將這些話作為教育技術研究的理念。南先生的解釋是,“和”是中國文化的基本價值取向和基本精神。“和而不同”的內涵是:“和諧而又不千篇一律,不同而又不相互沖突,和諧以共生共長,不同以相輔相成(溫家寶)。在《論語》中,“和為貴”的“和”是指恰到好處、恰如其分的意思。“和而不同”的“和”是指不同性質的各種因素的和諧統一,協調分歧,達成和睦一致。“同”是指單調一律,人云亦云,盲從附和。“和”則承認不同,而把不同聯合起來成為和諧一致。馮友蘭教授說,保有至高的和諧,就是大吉大利。這也使我想起了宋代哲學家張載所說的名句,“有象斯有對,對必反其為;又反斯有仇,仇必和而解。”并解釋說,“和”不但能容“異”,而且必須有異,才能稱其為“和”。實際上,“仇必和而解”是客觀的辯證法,現代社會是按照這個辯證法發展的?梢哉f,“和”是人類的最高精神境界,是中國文化的精髓,也是人類的最終歸宿。因此,南先生關于教育技術“和”的思想,值得我們認真學習。
    2005年以來,中國教育技術學人開始了重構具有中國特色的教育技術理論體系的神圣工作。若想圓滿完成這項艱巨的工作,則必須處理好一些基本問題,提出一個核心理念,以便遵循。南先生說:“我們提出的這個理念包含了我的信奉和推崇,包含了我對人生的追求。在我的人生中,很信奉儒家的‘和為貴’和‘中庸之道’。我不贊成在做事情中搞極端,不同意采取你死我活的斗爭方式解決問題。如果采取這種方式,那么,就會出現‘死者死不絕,活者活不好’的結果。我們應該和諧共事,和而不同,求同存異”。有人生信奉和推崇的人,是幸福的人。
    二、教育技術領域中的中西文化關系
    近代以來,隨著中華民族的整體性衰落,西學日益猖熾,形成了西學東漸之勢,“師夷長技以制夷”成為有識之士的基本策略。此時,就出現了本民族文化特色的問題,很多情況是學了別人,丟了自己,甚至出現了“漢奸文化、漢奸學術”。我們應該使用自己的腦子思考我們自己的問題。以“和而不同”的理念為指導,思考這個長期存在于學術界的關系問題,南先生收到了比較理想的效果。
    美國人阿爾特巴赫教授認為,發展中國家對發達國家在教育和學校領域存在不可避免的依附甚至依賴。這樣一種文化和學術領域的“國際格局”,短時內不可逆轉。我們認為,這種現象不應該是中國教育技術學科的宿命,我們也不應該“被依附”。中國文化從來都沒有被“同化”過,也從來沒有出現過斷裂,更沒有被外族駕馭過,中國文化是世界上唯一一個系統完整地傳承下來的大文明。中國文化只有同化別人,消滅其他文化的歷史。
    南先生一再強調“走自己的路”。指出教育技術領域存在著“重他輕我”、“西方中心主義”、“依附心理”等問題,學術研究以西方為標準,如果與西方理論、方法有差異,這個研究就是“非科學的”、“不成熟的”,從而失去了對本土文化的自信,導致主體性的迷失,盲目追求國際時尚和潮流,忽略對其理論和方法的深度反思與改造以切合己用。南先生還引用了李鐵映同志的話,“中國的事情只能由中國人自己提出的理論解決。馬克思主義也解決不了中國問題。”
  南先生曾經從研究取向、研究重心和研究范圍等方面,十分精辟地分析了中國和美國教育技術的不同之點,以及美國教育技術給予我們的啟發和消極影響。指出目前“依附心在削弱,自信心在提升;言必‘94定義’的時代基本過去,走自己道路的呼聲日益增強。”南先生還指出,“中美教育技術是兩種植根于各自文化土壤的不同類型的研究,各有自己的特色,各有長處和短處,彼此不存在誰先進或落后、誰科學或不科學、誰現代或傳統的差別,都非至善至美,應互相借鑒,平等對話,共同發展。”這是一段十分重要的觀點,也是我們十分贊同的觀點,借鑒不同于依附,學習是雙向的。在二者之間分出高下,分出軒輊,是不明智的,與“和而不同”相悖。
    有美國教授不解地對到美國學習教育的中國留學生說,為什么要到美國來學習教育理論,美國就沒有什么教育理論,真正的教育理論是在你們中國。是啊,中國早就有句老話,遠來的和尚會念經,其實自己就有圣經。趙勇教授就曾經說過,94定義在美國根本就沒有什么人知道。是啊,就連個學科定義,都要以洋人的想法為馬首是瞻,美國人視為很平常的事情,卻被中國人如獲至寶,進而又如數家珍。
    其實,就從 AECT2005定義上看,美國人也并非不打盹,不胡鬧,不強詞奪理。美國人的東西也并非都是好東西,不能盲目崇拜美國學術。特別是在社會科學或人文科學方面,更不能掉以輕心,隨便拿來。因為社會科學和人文科學領域不存在世界第一,只存在差別和影響。中國有不如人意之處,美國也存在很多毛病,這就叫做“美中不足”。目前,中國人應該研究自己的教育技術學問,作為真正的教育技術學者應該具有自己的教育技術理論。
    十七世紀的中國科學家徐光啟指出,欲求超勝,必先會通。何兆武教授也指出,全盤拋棄或砸爛本民族的文化傳統是不可能的事,但死抱住舊傳統不放而排斥一切外來的思想文化也是行不通的。這也許就是“和”的真諦吧。
  三、不同學術觀點共生共榮——“你我不同,你我都好”
   2009年12月,云南師范大學主辦的教育技術高峰論壇的開幕式上,南先生向與會代表提出了殷切的期望。南先生說,希望參加這次論壇的所有代表,都能夠大膽地、無所顧忌地說出你想要說出的話,說出你的觀點,使我們這次論壇營造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學術情景。教育技術學重建的工作已經開始幾年了,現在是開始寫論文的時候了,這篇論文需要大家一起寫,希望大家都給予關心。我們現在所做的一切研究工作與寫這篇論文都有關系。不論是從理論領域,還是從實踐應用領域,從微觀的角度,還是從宏觀的角度,進行研究得出的成果,與這篇論文都有關聯。
    由于中國長期地實行思想統治,早已背離了老祖宗的核心價值取向,使社會變為了“單向度”社會,造成了嚴重的思想畸形,“腦癱”現象普遍存在,嚴重影響著中華民族的整體創新力的提高。在這樣的環境中,不論是人文科學還是自然科學都會受到“思想性”影響,能夠做到胡適先生所說的“寧鳴而死,不默而生”,能夠做到“不同,求異”,堅持自己的學術觀點和思想,是何等的不易。實際上,人文社會科學本身具有很強的主觀性特征,不大可能存在一個什么“大一統”的觀點。王國維先生強調,科學研究應該“感自己之所感,言自己之所言”。
    在此應該說明,建立一套具有中國特色的、合適的、科學的教育技術學科理論體系是十分重要的。但是,建立學科體系的工作不是一般人所能及的,搞實際應用研究的人員,初涉理論研究的人員,還是應該首先把具體工作干好,把小事情干好,在做小事情的同時,想大問題。不可大搞全民運動,人人爭先建立中國的教育技術理論體系,這樣,既無必要,也無可能。
------分隔線----------------------------
標簽(Tag):北京師范大學 李芒 南國農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猜你感興趣
99久久免费高清热精品